路边的馄饨摊子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10日

       这件事也发生在我放高利贷的时候。 我的家人和许多朋友曾经说服我放高利贷只是一个把戏。 久而久之, 人容易出毛病,

恶事多。 , 我没当回事, 骂他们满嘴迷信开火车! 毕竟, 我无法抗拒金钱的诱惑。 事件发生在15年10月底。 公司的一个客户把工厂抵押给我们,

向我们公司借了一大笔钱, 但最近听说公司老板卷入经济纠纷, 逃跑了。 ! 工人的工资和供应商的货款没有结清。 厂房的另一边, 已经吵得沸沸扬扬, 厂房要分拆了, 机器、设备、办公设备都被拿走卖掉了。 这些固定资产已经抵押给了我们公司, 我们怎么能坐视不管, 让我们的固定资产用完呢? 我们十几个人每天都去工厂看守工厂不被工人抢劫。 一群脖子上有龙凤纹身, 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的大汉们的到来, 确实起到了明显的效果。 毕竟都是要工资的, 没有人是来参加“武林大会”的! 这是一家加工海鲜的工厂。 它位于大连普兰店农村的一条沟壑中。 据守门的大叔介绍, 这里原是广东府的一处日军武器仓库大院。 该队的总部后来改为一所村办小学。 改革开放后, 企业主看中了这块地, 买下现在的海鲜加工厂。 看门人还神秘地告诉我们, 这个地方很邪恶。 很多人晚上下班后必须和同伴一起去, 否则很容易撞到不干净的东西。 我对看门人的话嗤之以鼻, 却是在帮老板掩饰。 就是这样, 我想吓跑我们并再次转移资产。 作为资深的高利贷从业者, 我哪能听你的废话! 我们在厂区吃住住, 方便面、火腿、牛奶、面包都准备好了。 即使一天不够, 我们可以安排人开车出去买一些回来, 但我们不可能离开工厂。 你可以吃一两天这些东西。 如果你经常吃这些东西, 你的胃口真的会让人难以接受。 这一夜, 我的胃口是泛酸。 开车的二虎子要去附近的小镇吃点东西, 哪怕是一碗拉面! 二虎子听到他出去吃东西, 非常高兴。 他受不了了。 我和其他人安排参观工厂。 不认识他的人不得入院。 我去镇上办点事, 如果有事, 你可以在一两个小时内回来, 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。 我和二虎子立即把车开到了镇上。 我们在晚上八九点左右离开了工厂。 镇距我们厂区十余公里。 路灯不敢开得太快, 一路上也没什么好说的。 我和二虎子来到镇上, 找了家饭馆煮菜包饺子。 我们都吃得很饱, 一个人还喝了一瓶啤酒。 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, 不用担心酒驾被查。
        在过去的几天里, 我们已经受够了。 临走前, 我们给厂里的小伙伴们带了很多好吃的。 我和二虎子再上车回厂里。 车子开出镇子, 按原路开往工厂时, 不得不在镇子里的柏油路上穿过一条坡度大的乡村碎石路。
        那天, 二虎子在小桥附近开车时, 看见两个人在桥头玩着一对杆子。 我让二胡子开慢点, 不要再抓挠它了。 , 很麻烦, 毕竟我们都喝酒了。 车子离桥越来越近了, 靠着车头灯, 我看得更清楚了。 原来是一个60多岁、70多岁的老人在桥头的小摊上卖馄饨, 旁边挂着一面馄饨旗。 同样的,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在老子身边忙着添火。 二胡子和我都觉得很新奇。 二虎子决定下来试试碗。 我骂他:“饭桶, 你刚才在餐厅吃的还不够吗?真是饿死鬼!” 我也跟了上去, 我他嘴里叼着烟开玩笑地对老爷子说:“少爷, 你的生意真有意思, 你在这里摆地摊, 卖给谁?我还以为你在这里拍戏呢!” " 老爷子尴尬地冲我们笑了笑, 可当我再看老爷子的眼神时, 却发现其中透着一丝严厉, 似乎在嘲讽。 “年轻人, 两碗馄饨?” 老者问道:“一碗, 一碗就够了!” 二虎子连忙回答, 我和二虎子坐在路边的麻扎子上, 看着这个小馄饨摊, 这个馄饨摊边上挂着一盏煤油灯。 这东西是古董, 很多年没见过了。 老爷子身穿一件灰布短六芒星, 领子大领扣袢, 小姑娘身穿一件蓝色布袄, 系着两根编角, 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。 “这孩子真是懂事。” 二虎子指着小姑娘说, 我看见小姑娘正跑来跑去帮老爷子在火上做馄饨。 . “师父, 这件衣服你从哪里弄来的?挺有个性的, 这年头真的很少见了?” 我问, 老爷子依旧笑着没有回答, 我指着馄饨摊对二虎子说:“你看到了吗??这是商业包装, 怀旧风格, 先不说这个馄饨好吃不好吃 不, 如果你在大连市, 就不用考虑了~~”我话还没说完, 二虎子又继续说道, “我是城管吩咐的, 上菜吧!” “操!一点商业概念都没有!” 我骂了一句。 我和二胡子吵架的时候, 老爷子已经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。 二胡子真的就像饿死的鬼一样。 我端起勺子, 急忙往嘴里塞了个馄饨, “好吃!” 二虎子竖起大拇指, “你还有碗, 这味道, 绝了!” 我通常不喜欢它。 我喜欢吃这些汤汁多水的东西, 尤其是我对这个馄饨不感兴趣。 就算是龙肉, 我也懒得吃一口。 二壶子是一个米桶。吃了两碗馄饨, 胃口真是无人能及。 等二虎子吃完馄饨, 我坐在馄饨摊边抽着烟聊着天, 晚风吹来的感觉还挺舒服的, 心想,

这么久就只有我和二虎子了。 吃完馄饨, 有没有人可以过来吃? 二胡子说我其实是在担心人。 有没有人来吃饭, 和你的羊毛有关! 就在这时, 老者走了过来, “各位, 吃完了就赶紧走吧!天快黑了, 说不定哪天就变了, 这里不太安静, 你们赶紧走吧。” 家!” 天气变了?”我打开手机上的天气预报, 发现没有晴天?怎么会变呢?心想:“老头子这么干, 难怪有人能 过来吃饭!”二虎子拍了拍我的肩膀, “走吧, 那些家伙, 大概该睡觉了, 对了! 叔叔, 再给我们两个包裹。 来一碗馄饨吧。”但老人没有打包好的饭盒,

如果这两只老虎真能骗到他, 他就从车上拿出几个塑料袋, 带着新的回到工厂。 馄饨。厂里的大佬们伪装成社会人, 看到我们带回来吃的食物, 别提开心了, 真像过年!打击也和我没吃有关 很久没吃烟花的食物了, 带回来的食物和馄饨都被这些恶鬼吃掉了, 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, 车间里只剩下几个兄弟 一边打牌一边看。虽然门口有一个老人, 但毕竟不是我们的, 也不是那么安心。刚睡了一会儿, 就听到二虎子在吵架肚子疼, 我不耐烦地骂道: 让你吃, 就像没吃过一样! 肚子疼就上厕所, 别打扰我!”胡子站起身来, 踉跄着没走几步, 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。 起身拉住二虎子:“快起来, 别装死!”这才发现二虎子脸色铁青, 满嘴白沫, 这一战也算是吓到我了, 这怎么可能 肚子疼吗?这不是服毒自杀一口白沫吗?我也懒得睡了, 冲出办公室, 叫车间里的兄弟过来帮忙, 可是 车间里也是一片混乱, 有的口吐白沫, 有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呻吟, 大家扶着肚子疼的二虎子兄弟上了院子里的车, 正要往车里走。 医院。这时, 门口的老人走过来, 问你有没有吃东西。我 不耐烦地回答。 “这不是很明显吗?吃一碗碎馄饨,

连续放下四五个。” “馄饨站在桥边?” . “你不用去医院, 我有办法, 你放心!” 老者说完, 将启动器驶来的汽车停下。 我疑惑的看着老人。 他一个人走到工厂门口的接待室。挑了几根艾蒿, 拿出办公室里的一个大水壶, 把这些东西放在水壶里煮。 老门卫告诉我们, 过去工厂业绩好的时候, 每个夜班都会有几个年轻人出现这个问题。 他们被芝麻叶毒死了, 过了一会儿才喝了水。 . 过了一会儿, 水烧开了, 二虎子和其他吃馄饨的高手都把锅里的水喝光了, 不到一根烟, 几个人就狂吐了出来, 吐出了很多难闻的黑汁。 闻! 门口的老人告诉我们, 他们没事, 吐出来, 因为工厂里的年轻人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。 二胡子和几人吐完之后, 肚子也不疼了。 折腾了半天, 孟岗的老爷子给我们讲了这里的恶事。 过去, 这个地方并不干净。 日本人在这里杀了很多人。 , 所以这片区域总有邪恶的东西。 往年九、十月, 总有人在桥边看到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在卖馄饨, 吃馄饨的人长得像你。 ! 如果治疗不及时, 估计就完了。 后来, 一位老人来到这里, 留下了这个食谱, 很好用。 卖馄饨的爷爷奶奶孙辈都不容易。 晚上太阳不太热的时候, 总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。 从现在开始, 你不应该在晚上外出。 的通讯室。
        这件事发生已经很多年了。 每次在外面吃饭, 我都会想起那个卖馄饨的老人严厉而讽刺的眼神。 或许孟岗的大叔在编故事吓唬我们, 但二虎子真的只是吐出来了。 好吧, 这一切我都解释不清了, 但是每次看到馄饨, 我都会想起二虎子吐出来的黑汁,

直到今天我都不吃也不让家人吃馄饨!

Copyright © 2008-2022 广州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guangzhouzidonghuashebe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draminha.com) ICP备案号:琼N1-20201714